医院不是我做学术的地方,所以我开了一家中医馆-凯时app登录首页

——成都秉正堂创始人 夏隆江

我就是这么一个“奇葩”的人

  从上学到工作,我都是别人眼里「奇葩」的那类人。上学时,我是唯一一个将高考志愿全部填报到中医药大学的。工作后,我也是一个打破传统,硬是将学术搬到医馆里去做的人。

外婆的离世,让我从初中就开始怀揣着对中医的梦想。于是在初三时,我买了一套《医宗金鉴》开始了我的学医之路。高中三年,几乎没上过学校的公共课。

夏隆江 成都秉正堂创始人

▲夏隆江 成都秉正堂创始人

   大学毕业后至今的近20年里,我从医院干到医馆再回到学校。很多人都不明白,我的目的是什么?同时又在执着些什么?即便如此,我也依旧没有忘记我的初心。

我是医生,热衷研究学术的医生

  提及医疗「学术」,尤其是中医的学术,很多人会说“这应该是在科研机构大学或体制内去做”,但我并不这么认为。

  2000年,我在医院内工作。当时的我十分渴望能够在医院里建立一个「变态反应」的专科,用中医药去干预变态反应。但在写了一米多高的计划书之后,我放弃了。环境的限制让我明白,医院,不是我做学术的地方。恰好也是因为这样的环境“限制”,才让秉正堂有机会提前与百姓见面。

  在运营了秉正堂一段时间后,我们面临了所有医馆都会面临的问题:「人才来源」。大部分的学生毕业后我们并不能直接拿来安排就业,因此,我选择再次回到体制内,到大学当老师,去亲自培养。我希望把他们颠覆以后,成为我们可用的人才。

  最终我选了伤寒论教研室,在学校里的第一节课,我对学生们讲的第一句话就是:我不是来教育你们的,是来颠覆你们的。

  我是70后,但我希望做的比60后更老,比00后更新,这就是我。

秉正堂,用实践来试错的学术性中医馆

1)只谈学术,能不能吸引医生?

  中医除了传承,还要发展。但是中医的发展是需要有人去探路的,不是人家走过的路都是坦途。所以我们得不断的开创,但这个开创的过程往往也是我们不断试错的过程。

  我们试错的第一个课题就是:只谈学术,到底能不能吸引来医生?

  我想一定有很多人和我一样,从小就怀揣着一个中医梦。所以他会将一辈子的时间,都投身于中医药事业中。那既然理想大于需求,我就想试试看,将秉正堂做为一个大家不斤斤计较、不唯利是图的试错点。如果真的只谈学术,他们会不会选择秉正堂。

  事实表明,这个决定没有让我失望。到目前为止,秉正堂有将近一百位同事,多以中青年为主。他们都怀揣着对中医赤诚的心,希望把他们所有的心血都放在传承和发展中医药这条路上,他们也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自豪。

  我们不谈用钱去挖人,是一群怀抱中医之志的人走到了一起。

  2)中医馆诊疗模式,有没有其他可能?

  我们一直在思考,中医馆的诊疗模式除了古色古香、富丽堂皇,还有没有其他可能?为此,我们做了各种尝试。

① 新乐馆

  成立时间:2012年

  面积:600

  特点:仅5间诊室,最大的空间用于患者休息阅读及小朋友学习区域,以打造一个休闲、亲切的环境。

② 地铁诊所

成立时间:2014年

  面积:100

  特点:全国第一家开在地铁站内的中医诊所

③ 西村馆

  成立时间:2016年

  面积:1000

  特点:仅有3间诊室,以休闲咖啡馆形式装修,以便患者能够轻松感受诊疗。并且在候诊过程中,通过休息区的饮品和活动感受原来中医与我们非常亲近。

  另外,还有一个专门的非药物疗法中心,作为一个研发试验空间,尝试中医与运动、瑜伽、音乐、芳香等的融合创新。

3)中医大夫,每个人都不一样?

  我经常说:求同存异。就是医生可以带着你们的思想,但是在最初疗效不太稳定的时候,是需要做统一的学术共识。所以我们建立了好几个学术团队,定期会在我们的会议室进行学术活动。

  2012年开始,秉正堂开始做可靠的临床路径规范的研究。将已经能够不断重复及可靠的疗效做成规范,让青年医生来到这就能够掌握这样的规范从而少走弯路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将西村办公室留出这么大一个空间,作为学术团队的研讨中心的原因之一。

我们要做的学术是什么?

  为什么大学很难做中医学术?是因为他们没有接触实践的机会。

  为什么医院不能做学术?因为他们忙于实践,没有功夫停下来思考、总结、去验证。

  所以对于我这么一个经历过医院和大学的人来说,我认为中医学术真正的生存基础应该在医馆。同时,它的发展空间也应该是在医馆里,这是我对医馆学术的理解。

  那么我们要做的学术是要做什么?

  1)中西汇通,构建中医的新体系

  中西汇通:将中西医的基本认识汇通,但并非是仅仅将两种方法配合使用。

  新体系:从各种途径(包含但不限于西医学、生物学、细胞学等多种学科),研究人在生命活动中出现的问题,这就是秉正堂中医新体系的理想。

  2)临床带教,形成学术传承

  秉正堂的三个“带” —— 带医生:教思路。带学生:教方法。带患者:教常识

  3)文化教育,扩展学术影响

  做中医,教育是必不可少的。秉正堂也是通过7个方面,展开了教育的板块。即:家长育儿课堂、大自然行知课堂、中医药文化公益课、中医少年班、中医基础班、中医师承班、科普传播学术出版等。

  4)药学研究,促进学术转化

  如果中医要创新,它能做什么?

  「卡媚迪施药用护肤品」,纯中药的外用制剂。在以色列生产,除中国大陆外,目前已在境外约90个国家销售。

  「鼻夹式香囊」萃取传统香囊的精华,利用现代高分子材料和工艺做成方便使用的日用品医学、药学和高分子材料学跨界协同,经过8年研发,36道工艺,最终与2015年上市出售。

  5) 时尚化、生活化、国际化

  中医的魅力就在于它的多变,当然这需要去试错才会知道。

  例如我们在以色列研发的专门治疗糖尿病的巧克力,这对于外国人来说,他们会觉得中医真的很神奇很伟大。在他们认为中医很伟大的同时,我们中国人也跟着伟大了起来。

文字口述:夏隆江

文字整理:龙葵

附件列表

您也可能感兴趣